同时,文化身份建构的意义在于它指向当代秩序(在文化发展中,某一时代的主流文化)

舞剧身体建构文化秩序

体育锻炼是一个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在丰富的科学和艺术实践中,“人”的概念不仅被替换到身体中,而且超越了身体,从而在物质身体的基础上构建了人的文化身份和艺术价值。舞蹈艺术是一种古老的艺术形式,但如今舞剧频繁出现,这表明在当代复杂的数字社会环境中,只有回归身体,与身体交流和体验,我们才能真正面对自己,重建自己的文化身份。

广州歌舞团的民间歌舞剧《星石》在构建文化秩序的过程中是完全合理的。《星石》讲述了一个流行于岭南的民间故事。通过《南狮》和《南拳》的动作安排,不仅突出了当地的文化特色,还进一步界定和暗示了岭南人的身份。精彩的编舞一次又一次地构建了人与广东民间日常物品和日常空间的结合关系,实现了一种不仅是日常的,而且超越日常的结合,成为舞台艺术,展示了身体对空间的控制、建构和创造力。在这些场景和民间舞狮者的身体之间,扎扎实实的当地文化元素与舞狮者在空间构建中的身份联系在一起。岭南民间文化精神中的身体意识和大地意识在舞剧《星石》中转化为“绿松怒天”的民族精神。同时,文化身份建构的意义在于它指向当代秩序。它不仅为岭南文化在当代世界找到了一席之地,也启发了中国人的生活态度及其与其他文化的关系。历史和知识不是一个不变的仓库,而是一个不断生成和转换的系统。因此,感性和动态的编舞可以进行历史存档。从这个意义上说,星石也是一个国家文化记忆的建设者,在当今文明冲突不断的世界里,它激励着中国人保持高昂的精神状态,失去雄心壮志。

身体叙事的概念维度

舞剧不同于舞剧,叙事仍以表演为主线;同时,它不同于戏剧,其独特的价值不在于矛盾的辩证与调和,而在于不断解构和重构创新中的身体概念。这就要求正确处理感知与理性的关系——进入舞蹈的有纪律的身体在理性选择中应实现个体美与普遍美的高度统一。在日常生活和舞蹈的双重身体训练之后,意识和身体开始同步叙事,并在舞台意义上有序分裂。生命之舞追求身体的美,艺术之舞创造艺术的感知。

[实时热点]

正如维特根斯坦所说,“人体是灵魂的最佳画面。”通过舞台空间的打开和折叠,身体具有高度的抽象性和逻辑性,其准确性接近科学和造型艺术。在大规模的艺术传播过程中,当代身体继续成为观看的视觉形象,因为身体会在舞剧的流动中创造出不同于日常观看方式的更加多样化的观看方式。同时,舞蹈中的物质存在也决定了意义的产生和断裂。舞蹈首先是身体美学,当代舞蹈实践中,这一意义,往往处于古典美学与当代美学的交汇点,但仅仅以身体的意义为载体,在叙事文本中会建构出一定的概念和判断,这是当代舞蹈更先进的实践价值。

目前,流行舞剧《朱鹮》、《永不消逝的波浪》和《只有这片绿色》已经实现了身体的高层次审美表达。《朱鹮》是一部描写自然世界的场景叙事文本。动物动作的拟人化设计产生了经典的舞蹈审美符号。舞蹈者的身体是以朱鹭为动物本身的转喻,传达了生命的合理性,这在人类和动物的本性中都应该得到充分尊重。《海浪永不消逝》是以红色为主题的现实主义文本,而只有这片绿色才是古典绘画的舞蹈叙事。这两部舞剧以同样的方式展现了群舞的身体美,都在身体的审美展示和设计上下了很大的功夫。“波浪不死”的群舞动作轻巧,漂浮的质感更多,因此身体可以感知到细微但不太多。它符合老上海日常焰火的气质,并结合红色现实文本,让人迷失和勇敢。《唯此绿色》中的群舞强调重量和空间,大开放、大和谐所呈现的稳定状态指向国家的富丽堂皇,身体使文化实现了美与力的和谐。这一系列设计组合非常重视身体感知和理性感知的转换和整合。理性感知有效地解构和重构了身体感知,生成了当代舞蹈的身体图式,并输出了相应的审美判断和身体概念,这正是舞剧提供新生存范式的价值所在。

时空语境中的物理存在

同时,文化身份建构的意义在于它指向当代秩序(在文化发展中,某一时代的主流文化) 热门话题

舞台空间的规模是可以感知的,这仍然是舞蹈艺术的独特优势。当代舞剧实践需要身体、空间和技术之间更有效的互动,以创造特定的情境空间。语境包括社会环境、剧场空间、灯光图像、装置道具等物质条件,所有这些都从日常语境的隐藏状态中揭示了身体。舞者的形式和节奏在空间上产生结构张力,调动空间结构的变化和调整,创造出不同于现实生活的空间判断。聚焦体的存在和存在具有特定的意义。舞者的身体在舞蹈中积极参与舞台空间的构建,因此将时间概念引入舞台空间,时空与身体的互动结合了情境空间,情境中的身体行为确立了舞台时空世界的历史意义。

时空情境的建构包括材料、技术、光与色的内容与手段。“永不消逝的浪潮”和“唯此绿色”都充分利用了舞台包装和设计手段,创造了一种清新的空间情境审美范式。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杭州国际新能源汽车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