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老师与孩子是阶段性关联,短期教育优先(阐述不同阶段教育与儿童发展之间的相互影响)

那时候我全职带娃,手忙脚乱,很好奇职场妈妈如何存活。 我开始总结,到底哪出了问题 超前教育和我推崇的「慢养」教育是基因上的死敌:「笨鸟」还不「先飞」,就「常在后」吧! 娃没读幼小衔接班,但是他班上很多同学都读了,拼音识字都提前学了,所以小学后学习跟不上大家,成绩一路灭灯。 而儿童心理学家艾尔金德却指出:「过早的正规教育,会将儿童置于危险之中,短期危险包括对学习的焦虑与恐惧疲劳缺乏爱好,最后导致心理特别是情感失调;长期的危害包括厌学学习动机降低无法集中注意力,习得性无助等。」 二者看着就是对立的啊,矛盾不可调和,我只能选择其中之一。 但我也不是轻易放弃的人,当然也想办法去平衡过学校作业和家庭教育,比如计时快速完成学校作业,然后挤出时间阅读约同学出去玩。这一「快」,字就潦草,准确率就下降,而且没逃过老师法眼。 结果,不仅娃经常放学后被留校整改作业,我又被老师叫到学校谈话。 自己这样见过几次老师,我每次撑不到一半时间就崩溃了,想想天天被老师批评的我娃,太打击他自信了。 犹豫半天,我想,还是对娃严格一点吧,总比被老师批评好。 于是,每天放学到家只让他玩10分钟,就开始做作业。如果他走神游离。我就不停催促提醒,气急了就打手板。 我俩都闹得不开心,但至少老师不来找我了,很好。 头一棒:娃得了抽动症,我后悔却来不及 凡事有度,过了,就会出问题。 那些天,娃每晚洗好澡躺床上,全身抽动的场景,至今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我原以为他遇到困难时我会和他站在一起,没想到逼他最紧的那个人才是我」。 娃病了。我终于停下来,开始思考: 我是怎么一步步在完全没意识的情况下就调转了教育方向的 狠狠地自我剖析了一顿,终于想明白了几件事: 观念冲突:面对权威,家庭教育是弱势群体 学校是社会运转的官方系统,自带权威属性,且可以用成绩检验成果;家庭教育的观念,通常是个体探索,不成体系,方法随机,也没有可以检验成果的标准。自然属于弱势一方。 学校与家庭都希望孩子优秀,着眼点不同。学校老师与孩子是阶段性关联,短期教育优先。家庭与孩子终身关联,有意识的家庭会选择长期利益优先。自然有冲突。 老师找我谈话的时候,我内心剧烈摇摆,最后,我不堪压力站到学校的一方。 班级「鄙视链」:我害怕娃在群体中被边缘化

学校老师与孩子是阶段性关联,短期教育优先(阐述不同阶段教育与儿童发展之间的相互影响) 热门话题

家长群体有时会不自觉地形成 鄙视链,某某孩子很优秀,某某孩子又拿了什么奖,某某孩子很皮,又被老师批评了。后者就成为大家的同情或鄙视对象。 娃有个同学妈妈对我说,她们小区有几个同班同学,其他人偶尔小聚,很少叫她,她觉得是因为自己孩子成绩太差,觉得其他家长害怕自家娃被带坏。 「慢养」妈妈也面临同样压力,即使成绩只是暂时落后,仍有可能在班级群体中被边缘化,被群体抛弃,总让人感到恐慌。 我也在摇摆中加重了成绩的砝码。 低分成绩引发自我怀疑:短期利益和长期利益的实时博弈 在当下,花大量时间精力配合老师的作业任务,孩子成绩会明显领先。

[新闻热点]

而「慢养」家庭就要承担当下状况不那么好的压力。 在短期和长期利益之间纠结,天平不自觉就开始向眼前利益妥协。 但以上这些都是我自己的思想斗争过程。 不得不说,我不怨恨学校,也不质疑老师,他们只是教育大环境下的个体,认真负责地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我娃的老师每天加班,经常晚上十点多还在群里检查打卡作业和家长讨论问题,她非常认真负责。 只要高考和社会的选拔机制不变,「减负」永远是口号。学校老师和我,也只是在教育大环境下努力挣扎的三个群体。 重返原点,回归最初的教育诉求 思来想去,我回到最初的原点。 当初坚持「慢养」是因为我觉得,娃能够个性独立,人格健全,心理健康,快乐地度过一生最重要。单一成绩好达不成这个目标。「不允许不一样,不允许犯错」的学校教育还可能让孩子失去自我,不敢犯错。 所以,还是当父母的得做到: 坚定内心,相信家庭教育是长期教育,会支撑孩子走向更远。 我想起大学刚毕业那几年,我遇到挫折,能带给我力量的,第一位始终是家人。虽然我的原生家庭不完美,也伴随着这样那样的问题,但家人始终是我的第一能量源。我希望我的家庭也会成为娃的第一能量源。 教育说到底,不就是希望娃个性独立,人格健全,心理健康,在未来的独立生活中,了解自己,知道自己要什么,也知道如何选择嘛。 一定要坚持下去,我写在日记里。 而且我后来找到了坚持下午的办法: 学习养育知识,这是最强有力的精神支撑。 我反思自己很多时候的犹豫和摇摆,都是因为缺乏知识,所以不确定,没信心。 我记得娃四五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带他出门,结果路上摔了个大跟头,可能有点痛,他正要哭,我马上对他说:「真棒啊,别的小朋友摔了都会哭,你不但没哭竟然还自己站起来了」,他要哭的表情止住了,改成了笑容。

这件小事让我觉得很骄傲,觉得自己的教育方法很NB,到后来看了李松蔚老师的书才发现自己的无知。 摔得痛了想哭是非常正常的感情表达,我应该允许他的情绪有出口。而我的一句话,孩子忍住了,压抑了自己的情感需求,埋下了心理健康的隐患。 我自认为不是一个无知的人,但有时候不可避免会做些无知的事,完全不知道那个行为是错的。学习,可以帮我找到知识盲区误区,支持我做好「慢养」教育,少走弯路。 给自己打好气后,也想对和我一样在应试教育和「慢养」教育的冲突中饱受折磨的妈妈们说两句:教育之路没有标准答案,只有阶段性正确,没有绝对正确。但是娃个性独立人格健全心理健康,这一定不会错。 「慢养」路,不好走,更不要苛求自己满分。愿意为了娃的教育去学习去思考,愿意花时间花精力,我觉得这个行为本身已经值80分了! 屏幕前的你有没有和娃的老师有观念冲突的时候,是不是也有过纠结和懵逼,还有哪些特别痛的经历,欢迎评论区留言,我在线等你。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杭州国际新能源汽车网(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